峯言凬语 O ever youthful O ever weeping~
本无意与众不同,怎奈何口味太重。
文章分类
常用标签
友情链接
April 30, 2020

桥本有菜.jpg
李白,字太白,太是大的意思,大白也是暖男 “何由一相见,灭烛解罗衣。” 李白在一千年前写信撩妹,以求 “玳瑁筵中怀里醉” 或者“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里度春宵”。刘言史喜欢勾引女道士 “旧时艳质如明玉,今日空心是冷灰。料得襄王惆怅极,更无云雨到阳台。” 有点写得艳俗,骆宾王好一些 “此时空床难独守,次日别离卿可久。” 李商隐面对失足妇女时忽然感慨,人生如梦如浮云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若想让男人这根木头燃烧,女人需给些暗示,小周后勾引姐夫李后主时写信 “奴为出来难” “教君肆意怜”。流连教坊的柳永干脆发誓 “今生断不孤鸳被” 说得直白洒脱,僧人惠洪因为出家人身份,只好暗示 “凡心无计奈闲愁,试捻花枝频嗅。” 李清照也爱暗示 “疏梅影下晚妆新,袅袅娉娉何样似,一缕轻云。” 甚至湿哒哒的写到“桃花深径一通津。” 与诗歌里的云里雾里截然不同的是戏剧与小说,后来的西厢记更擅长动作白描 “绣鞋儿刚半拆,柳腰儿勾一搦,羞答答不肯把头抬,只将鸳枕捱,云鬓仿佛坠金钗,偏宜松髻儿歪。” 其中动词一搦是拿住与挑逗的意思,用得恰恰好。

暂无评论

添加新评论